新闻详情页
manbetx官方网站>>稿件上传>>民革北京
亲历改革开放40年高考升学率的变化     民革北京市委会 张建华    2018年11月26日15:23

40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在云南边陲的一所山区学校教书,当时正教高中毕业班,担任班主任和年级组长。在前一年的年底,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恢复高考的消息也传到了这个处在国境线上的山区学校,它就像一股涌来的热浪,使整个学校沸腾了。师生们欢呼雀跃,激动的心无法用语言形容。就像战士奔赴战场一样,个个都要拼搏一把。当时最流行的口号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但是很无奈,因为地处偏远的山区,信息很闭塞,既无考试大纲,也无复习资料。好在师生们当时心气很高,心往一处使办法自然就有了。大家四处写信探听消息,发动家长,搜集资料,挑灯夜战编辑印刷。因为我们坚信,只要拼搏努力,持之以恒就一定会有个好结果。果不其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当年的高考中,我们班有三人考上了大学本科,占比百分之六,这也是全县1000余名毕业生中仅有的三名。这在当时确实罕见。要知道在这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偏远山区,从来没有谁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更何况他们不仅要和文革开始后13年积累的高中毕业生竞争,还要和教他们的老师竞争(我当年和他们一起参加高考)当然,这也要感谢党的民族政策,对边疆民族适当照顾。他们在接到录取通知书时,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流着泪,由衷的感谢老师的教育,感谢高考的恢复,更感谢国家的改革开放和党的民族政策。后来才知道当年有600多万考生参加高考,原计划招生29万,经扩招后录取40万,升学率是是百分之七。我也在这一年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

1982年,我在北师大毕业,留校来到附中工作。这是一所全国最好的中学之一。九十年代初,我又担任了高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和年级组长。按理说,这么优秀的中学中的学生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但问题并不简单。因为当时高考的升学率(包括大专)也不到百分之二十,而且许多省的高中毕业生还不能都参加高考,它们还必须参加高考预考,合格后才能报名参加高考,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因此,要考上大学本科也是很不容易的。虽然我们的学生天资聪慧,有较好的学习习惯,但因为高考的难度太大了,竞争太激烈了,仍然需要他们有坚强的毅力,克服困难的勇气,由于那些年的高考试题难度大,老师教学的首要任务是带领学生挖掘教材的深度,难度和广度。让学生掌握更多的知识,打好更加坚实的基础。有时学起来很累,很枯燥,这需要老师的不断鼓励,因此我也又一次度过了那无数个挑灯夜战的日子。就是如此拼搏,每个班仍有三四位同学高考时没有达到本科线。没办法,当年本科的录取率太低了,北京市也只能录取百分之十几。还好,我们学校仍有几十位学生考上了清华北大

1999年是必将载入我国教育史的一年,这一年国家决定大规模扩大高等学校的招生,这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开始走 向大众化。我是在国外工作时得知这一消息的。我在国外看到当地的孩子高中毕业时,只要申请就能接受高等教育,真让人羡慕死了,梦想着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也能这样。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我真为我们的孩子高兴!不久,国家又规划设计了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体系,提出了重点建设“985”“211”高校的目标。我的家庭也直接受到了这次扩招的影响,2001年,我的儿子考上了一所“211”高校。当年高考的升学率接近百分之六十。

2009年,在工作了41年后我光荣的退休了。这时国家提出了教育要均衡发展的目标,北京市还提出了城乡教育要共同发展,尤其在郊区要发展优质教育的号召。我作为一名民主党派成员一定要积极的响应。因此为了支援郊区教育的发展,我受聘到昌平区的一所学校。接手两个高中班三年的教学任务。这两个班多数学生来自农村,家离学校很远,要在学校住宿,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这些孩子纯朴可爱,勤奋好学,但眼界不够开阔。虽说他们的家距离北京市区只有几十公里,但有的孩子却从没去过天安门、故宫,更别说北京的其它风景名胜之地。第一天上课,望着他们渴求知识的眼神,我就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尽我所能,三年后一定把他们都送入大学。在平时的授课中,我就有意识的给他们讲一些名人求学的故事,讲一讲世界见闻与国际形势,以及我国改革开放前后的发展,鼓励他们树立更高的目标。要知道他们大多数的祖辈中没有出过一个大学毕业生,有的同学甚至全村都没有出过大学生。在我的影响下,他们逐步确立了一定要考上大学,而且一定要考上好大学的目标。有了目标学习的动力就更足了。三年中的每一天,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外都用来学习。除了必要的身体锻炼,从不玩乐(这方面城里的孩子与他们相比远远不如)。当然,必要的社会实践,参观学习一样也不少,只是安排在假期。经过三年坚持不懈,始终如一的刻苦努力,在2013年的高考中,他们不仅全部达到了大学本科录取线,而且有百分之九十的同学达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线,考上了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他们不仅为家庭家乡争了光,也为学校添了彩。我也为有这样的学生而感到骄傲。当然,在欣喜的同时更应该感谢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发展和教育要均衡发展的目标和举措。这一年的高考升学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

最近两年我国的高考升学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北京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基本到了只要想读大学就能读的阶段了。回想这四十年高考升学率的变化,无不真实的反映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从文革开始的高校停止招生到40年前的恢复高考,从高考升学率只有百分之几到如今的百分之八十五,从大学的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从高考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到追求更高更好……这一切成绩的取得,都要感谢党和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

作者简介:张建华,民革党员,曾任民革北京市委委员、民革北京市宣武区工委主委、区政协常委。

专题推荐

  • 民革微信公众号

    www.feiyuguanye.com,www.zhdapeng.com,www.xxfj168.com,www.egs.org.cn,www.togoi.com,www.kldfilter.com,www.sichuan517.com,www.wwtcn.com,www.whlittleswan.com,www.sx-hny.com